night-fury_MOL

满脑子都是小小的黑暗脑洞


自嗨脑洞*

自从姨妈痛到不能起床太久不然就痛到就地蜷缩起来之后,我每天的脑洞都黑暗无比…


我想看哥哥大出血,出血到濒死的那种。我还想看哥哥断肢受伤被折磨等等,我甚至还想让哥哥感受我现在的痛,想看哥哥痛到起不了床,站起来不久就只能蜷缩在地上呻吟的脆弱哥哥。
想让哥哥用这种状态去打斗去执行任务,然后让智械们狠狠的打在哥哥的肚子上让哥哥冒冷汗寸步难行。
我也想看平常小天使的源式看见这个的哥哥开启了许许多多奇怪的按钮,想就此囚禁哥哥,对着虚弱的哥哥有许多许多的性趣。

现在只想大喊我想让半藏大受伤大出血我喜欢半藏啊!!!

好了我继续躺着了…………
让我的脑洞歇歇,想想傻白甜…
不然这种脑洞不易写……









但是我还是好想写哦……

源藏脑洞 自嗨


自嗨*

O!O!C!

今早的亲身经历……只不过胃病换姨妈痛……我也是没准了……

一切的都是按照我痛的时候的经历写的,所以症状不是胃病也有可能!



脑洞:半藏有严重的胃病,和轻微低血糖。自己清楚,很小的时候就有了,毕竟为了家族为了荣誉肯定不好好吃饭超出体力干事。

虽然清楚,但是半藏还是会喝酒啊还是会超量做事的。

然后就有一天啊,已经加入守望先锋的半藏早起锻炼,锻炼完还没来得及吃早餐,就被温斯顿叫去和几个人一起执行突破任务了,其中就有源氏。

在跑去任务点的路上半藏就觉得自己脚步有点虚,一看就不对劲,就跟队友说自己一个人去狙对面,美名其曰:我一个人好隐藏。

队友们也很奇怪啊,半藏大叔虽然平常很酷,但是刚开打的时候还是会乖乖跟团的呀,怎么这次直接就?

半藏也不多说,赶紧爬墙跑到远离队友的至高点等开始了。

开打的时候,队友们看见半藏一下一个堡垒不在话下就也没多想,开始认真忙着自己的任务。半藏这边呢,头越来越痛,眼睛也开始不能集中起来感觉自己浑身没力,箭射的一下比一下歪。跟寡妇对狙还差点给对面寡妇狙到。

这被饶到寡妇身后搞事的源氏发现了,咦哥的箭咋这么歪怎么可能发现不了这里的寡妇在瞄他?不放心的抬头看了看哥哥的位置,不看还好,一看就发现半藏一大半身子都暴露在外面,这不是明等着给人打嘛!

源赶紧到半藏所在的那栋楼楼下,清理下附近的杂兵,顺便趁着狙击手还没就位赶紧跑到哥哥在的顶楼。

一上去,就看见哥哥捂着肚子靠着墙,整个人都在冒冷汗,吓得源过去扶着哥哥问他怎么了哪里受伤了么,然而半藏现在脑袋里跟有浆糊一样,浑浑噩噩的,眼前还一直黑,也听不清声音,肚子还抽痛。就感觉到有一双让自己已经就很冷的身体变得更冷的机械手在碰自己。

心里大写的慌张,完了被发现了什么时候到自己背后的现在眼黑还肚痛我就要交待在这里了么不行我好不容易跟弟弟见到面还没有恢复成之前的关系我不能交代在这里!

赶紧站起来摸起旁边的机械弓就往身边砸,源一看抬手就握住弓的一端,不管半藏怎么折腾怎么想拿回来就是不放手。半藏一看急了啊,妈的放开老子的弓能碰老子的弓的只有我和我弟!急的都准备抬腿踢人了,结果还没抬腿眼前就完全黑了,倒在了源的身上。

源,僵着不动,看到怀里人在颤抖,下意识的摸摸,一摸,机械就报告出怀中的人身体的不适。源慌了,我哥怎么了总之问问安吉拉博士,就抱着半藏先隐藏到另一个小屋子里去,坐在地上怀里抱着一直冷颤想缩起来的半藏,想办法让自己冷静的打通博士的电话。

‘博士,繁忙中打扰了真的很抱歉,但是现在半藏他现在浑身颤抖,还显示体温外表过低一直冒冷汗,这……’

‘啊…半藏应该又是老毛病了,不要紧张源氏。半藏应该有止痛药,只是没来得及吃吧,我从你的背景音里听到了战斗的声音。如果这样的话,他说不定连低血糖也犯了,嗯……你去找找看有没有能补充糖分的,尽量撑到回来好么,我等你们。’

‘好的。’

挂掉语音的源氏内心松了一口气,想起他还全是血肉之躯的时候,曾经偶然看见当时年轻的半藏龟缩在地上,抱着肚子,然后缓缓的从衣服里拿出了些什么东西吃,吃了没一会儿就站起来找母亲大人了。

果然从很久之前就有了么,如果那个时候自己能早点发现的话,哥哥会不会就没这么严重呢?不,还是会的吧,毕竟这可是哥哥呢,引以为豪的哥哥。

这么想的源摸了摸半藏和服的内衬,果然在里面摸出来小药罐子,里面装了所剩不多的药片全部倒出来拿在手里,看了看怀里的半藏,紧锁着眉头,缩在怀里颤抖着,看着看着心想原来半藏也有这样的时候么,总觉得好像要打开什么奇怪的开关了呢(。

然而环顾下四周找不到水,半藏一服不肯开口的样子,也不能就这么抱着跑去找水,外面都是智械…实在不知道怎么让半藏吃药的源陷入了纠结,正当他思考要怎么办才好呢的时候,就听见半藏弱弱的喊了声:genji……

岛田源式,跨出了自己攻略哥哥的第一步,他拆下了自己的面具,把药片们含在嘴里,然后怀中哥哥的头,吻了上去。

半藏还浑浑噩噩的,就感觉有东西入侵自己,强硬的撬开了自己嘴,把很苦的东西渡了进来,害得不小心吞了进去就算,还跟自己纠缠,一下邀请他的舌头跟他一起共舞,一下又划过他的上颚,他的舌根。亲的他喘不过气来,但是他却不能阻止这名入侵者,有股熟悉的力量让他不仅没法抵抗,还跟着对方的节奏一起,让嘴里的唾液从嘴角流到了微白的胡须上,直到自己实在因为缺氧而张开了眼睛,推怂着对方离开自己。

源式看见哥哥推了下自己,就知道自己玩过火了,就算在昏迷状态下还是会回应自己行动的哥哥真是太好吃了,就连张开眼一脸迷茫的看着自己的哥哥也简直让人欲罢不能呢(。

‘哥,醒了么,好点了么。’

……?

源轻笑。

……?……!!

看着哥哥在自己的怀里从迷茫变成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然后开始别过头脸红想要赶紧站起来的样子,源觉得他发现了世界的宝物(。

‘哥我劝你还是找别急着站起来比较好,你还没力气吧,也才刚清醒,而且安吉拉博士说你要补充糖分,我还没找到糖呢。’

‘……糖的话,我另一侧的内衬里有…。’

‘嗯?’

‘但现在没有力气抬起手来…’半藏现在彻底不给源看见自己正脸

‘啊’但是源还是用从半藏红着的耳根发现一切。



————————有后续h,但是看心情——————

任务结束后,猎空:总觉得作战的时候少人……嗯……嘛反正任务完成了~



另一边,彻底清醒的半藏对着源一通暴揍,妈的小畜生你就这么撩你哥?!?!
一边跑一边喊的源:谁叫哥哥你要隐藏这件事!!如果告诉我的话我就随身佩水了!!!


啊…我喜欢不能动的半藏和害羞的半藏,都是世界的宝物啊(躺
顺便记录下痛苦的经历…😭满脑子浆糊感觉自己写啥都是大写的ooc但是又因为肚子痛没办法改的我,仿佛一条咸鱼。

自嗨*

O!O!C!*

双向箭头,源小天使,接触到关于半藏的是就容易黑化(各种意义上。





脑洞:半藏梦到蓝龙神,龙嘛。)性本淫,给半藏力量的时候就能一直看着他的人生,感叹:小伙子为啥不能好好‘玩玩’呢,明明一开始以为失去了的突然回来了((。

就龙化了半藏(。

只要不sex就会慢慢龙化,龙化的越多双龙越强。一开始头上俩小包包,可以藏,后面角太明显,耳朵也慢慢变长脸上也有鳞片,还出现了龙珠在体内,不能讲话1*,就被发现啦。

被天使叫去检查‘摸摸’一顿发现没啥问题就叮嘱了几句,然而半藏却发现自己龙化的部分很敏感(。)

但是半藏是谁(。流浪武士(
为了强化双龙强行无视梦里龙神说的

然后源氏就觉得不对劲啊,为啥我不能强化龙(?我不管我也要强化龙龙嘛(打滚哭(不


源氏也很担心哥哥啊,龙化肯定是不好的,他哥又不讲话,就自己跟着哥哥啊,打斗的时候发现只要龙化的部分被打到反应就特别大。

打完半藏在屋顶喝酒,源氏就过去找哥哥聊聊呗,一靠近,半藏就跟触电一样猛的回头,脸还红红的。源一看想靠近半藏,但还没靠近机械就显示了半藏体温高的跟发烧一样。吓得源赶紧抄起半藏就跑去找天使,不管哥哥怎么踢怎么打都不管。

哥哥就急了啊,一副快放下我我没事的表现,源不管:哥你明明都这样了。

半藏不讲话

源:嗯?

半藏用眼神说着:没关系

源: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我就不带你去找安吉拉。

半藏咬着嘴唇不讲话

源一看,继续赶路,半藏就慌了啊,毕竟弟弟身上也有龙的力量,牵引了半藏的龙化,嘭的一声,龙尾巴都长出来啦。

弟弟本来扛着哥哥,尾巴出来就懵逼啦,第一反应疼不疼摸一下,不摸还好一摸哥哥就喘了一下,源秒懂之前难得做梦梦见绿龙神是为啥了(


——————跑去小房间啦——————



然后就没啦
想的就不多,如果继续想后续就随便发发,自海
主要是看到lof上的龙化太太,就想看到因为龙化不能讲话,要解除就要吃羞羞的东西而感到害羞的半藏,最后因为是源氏就无所谓放飞自我的半藏,啊,都是世界的宝物


设定:龙和龙会互相吸引。

1*:龙珠温度高,在体内时身体的主人是发不出声音的,想要发出声音就要把龙珠引出来,然而,引出条件是要羞羞的东西摸嘴🙈吞是最好的